第199章 神胎,正初道君
作者:南山雾豹   炼炁从修复面板开始最新章节     
    苍穹之上,初升的朝阳带着暖意,但这股暖意,却是难以透入此刻袁大遵的心底。
    “随你……拜神?”
    袁大遵重复了一遍楚政的话,心头微冷,神色有些许恍惚。
    楚政手中拿着的几件法器,他一眼便能看出其价值不菲,至少凭他之前的家底,根本买不起。
    一夜之间,楚政手中突然多了这么几件法器,很难以常理解释。
    朝拜神灵,有时能够得到神灵赐下的奖励,但这种事并不多见,只有最为狂热的信徒,才有可能得到神灵的嘉奖。
    如果说,楚政是某位神灵的信徒,他此前所做的一切,都成了笑话。
    楚政抬手将几件法器随手抛向了袁大遵,转身走进了房内,将那尊塑造好的神像,搬了出来。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无面神像,袁大遵神色迟疑:
    “这是哪位神祇?连面容都未曾留下……生前未曾请画师摹刻下神图么?”
    修行香火神灵道的修士,大多会在死前,请一位技艺绝佳的画师,摹刻身形样貌,如此,也是方便信徒塑金身,于死后凝聚香火。
    似这般连面容都没有的神祇,大多只能停留在神胎境,很难凝聚出像样的神国。
    连面容都没有留下,其信服力自然是大大降低。
    即便为其编造出再多的神话传说,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能证明其实力,依旧很难寻觅到信徒。
    信徒拜神,同样有其法,需要损耗自身的精气神,每日能拜的神祇数量,是有限的。
    信徒不是傻子,能分清利弊,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神灵,才是大多数信徒愿意选择的对象。
    像这般名不见经传的神祇,只怕很快就会淹没在时光之中,尸骨无存,难以有香火延续。
    “正初道君,道家修士。”
    楚政已为这座神像想好了道号。
    这座神像塑造的手法,是他当初自赵庭仙遗留的洞府之中所得的‘塑神法’,做出了一些细微的调整。
    于神像的腰间,他加上了一块阴阳两仪图,作为‘正初道君’的辨识。
    他没有摹刻神像的五官,特意留下了一片空白,是为了验证一些的可能性。
    “道君?”
    袁大遵神色狐疑,道君并不像是香火神灵道正统的封号。
    沉默了一阵,他忍不住开口询问:“你这几件法器,是这位给的?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楚政眸光微闪,有些期待:“说不定,他能实现你的大部分愿望。”
    若是袁大遵不愿意,楚政倒也不打算强逼。
    这段时日,他受了不少照顾,这几件法器,足以弥补这一段时间袁大遵的付出,好聚好散即可。
    袁大遵神色迟疑,看着手中的法器,又看了看面前的神像,举棋不定。
    神祇之间,本就存在附庸关系,神庭是最好的例子,三万六千神祇,层级分明,各为其主。
    虽然那尊敕神大帝,是诸神共主,但神庭内部,也有很多派系划分。
    强大的神祇,拥有成百上千的追随者,这些追随者同样是香火神灵。
    袁大遵对于自身的能力,有很清晰的认知。
    即便死后他修成了香火神灵道,成就想来也有限,即便进了神庭,估计也是寻一处乡野之地,立神祠,跟着某位神祇手下,靠着绵薄的香火苟活。
    跟现在的处境相比,唯一的好处,就是能一直活下去。
    略微犹豫后,袁大遵深吸了一口气,翻手取出香炉供台,奉上一些灵果,而后点燃一炷清香,口中念念有词。
    敬告天地后,他垂首将清香插进了香炉之内。
    嗤——
    进入香炉的一瞬,原本燃烧的清香,瞬时熄灭。
    见状,袁大遵立时皱眉。
    香火灭,神灵陨。
    连香都敬不上,这位正初道君,要么根本不存于世间,要么便是信徒死绝了。
    除了这两种可能之外,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那便是这位正初道君,并不愿收他做信徒。
    见状,袁大遵一声轻叹,手中这几件法器不会是凭空冒出来的,既然楚政从这神像上得了好处,就证明这尊神祇应当是存在的。
    看来,这位道君,对于信徒的择选,还有一定的门槛,并非是想拜便能拜。
    袁大遵望了一眼楚政,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转身进了屋中小憩。
    由于是第一次拜神,方才他施展拜神法时,几乎是不遗余力,精气神损耗了不少,需要一段时间缓和。
    楚政绕着神像转了一圈,眉心紧锁,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动,香火愿力的波动都未曾传出。
    显然,这无疑证明他失败了。
    修行香火神灵道,想要不牵涉因果,直接收取愿力,还是有些异想天开了,天下岂能有这般两全其美的好事。
    楚政陷入了沉思,随手拿起了供台上的灵果,塞进了口中,开始考虑此前是否存在疏漏。
    咔嚓——
    灵果入口的一刹,炉中熄灭的清香,陡然亮起微光,开始燃烧,腾起青烟袅袅。
    楚政神色微怔,瞳孔微张,蓦然涌出一丝骇色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苍云界,太玄圣地。
    密室之中,楚政猛然睁开了眼,抬手抚上了心口,神色剧变。
    他感觉到了悸动,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,自极为遥远的星光传来,与他建立了联系。
    灵台之中,阴阳神婴微颤,舒展开来,传来一丝温润的暖意。
    他接收到了一缕香火愿力。
    但是……这怎么可能?!
    楚政心如擂鼓,神色惊疑不定,这一道香火,居然直接传达到了他的本体。
    正初道君,只是他随意取的名号,跟他自己根本毫无关联。
    唯一有联系的,就是化身吃了一口供奉的灵果。
    沉吟过后,楚政眉心微紧,问题不应当是出在灵果之上,而是在于那一具神像之上。
    那具神像……
    楚政愈发有些心惊,莫非,按照塑神法所造出的神像,并非是道祖,而当真是自己么?!
    但是,那些炼炁士,却是没有收到香火愿力,这又做何解?
    一时间,楚政心头布满了疑云,未知的事,往往带着些许恐怖。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略显残破的小院之中。
    楚政开启灵眼,扫向面前的这一尊神像。
    【神像(零阶):‘正初道君’唯一一具金身,受香火通灵,已生玄异,信徒过百,可尝试衍化神胎。】
    神像依旧没有五官,光秃秃的一片,见此一幕,楚政已然是浑身发凉。
    正初道君……
    他这究竟是创出了一尊神灵,还是他自已成了神?
    楚政猛然抬手,按上了面前的神像。
    砰——
    一声闷响,泥土四溅,哗哗散落一地。
    【残缺神像(零阶):‘正初道君’唯一一具金身,被你亲手打碎(可修复)】
    楚政本体尝试了许久,想要斩断这一缕香火的联系,但始终是徒劳无功。
    即便神像碎裂,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。
    正初道君,在这个世上,已留下了痕迹,无法被抹除。
    片刻后,楚政将神像复原,心绪逐渐稳定。
    杀死袁大遵,或许能斩断这一丝香火的联系,但楚政并不打算去尝试。
    一来不知道结果,二来,他在尝试之前,就做好了生变的准备,这个变故,虽有些超出控制之外,但也不必像惊弓之鸟那般夸张。
    若是当真如此畏首畏尾,他早就舍弃炼炁法了。
    不过,从这个神像来看,当初赵庭仙走上香火神灵道这条路,或许也是经历了同他此刻这般一样的意外。
    楚政散去了脑海中的想法,眸光逐渐锐利,既无法割舍,那就走下去。
    这条路,赵庭仙能兼修,他自然也能。
    休息了半晌,袁大遵自屋中走出,看着香炉之中仅余小半截的青烟,神色难掩诧异,满眼的费解。
    他都已然放弃了,没想到竟还会有这种变化。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便落在了楚政的身上,这种变故,只怕跟楚政脱不开关联。
    对于袁大遵的疑惑,楚政并没有解释,转身回屋。
    一日转瞬即逝,入夜,楚政施展隐身术,再度出了城,开始搜寻有价值的法器碎片。
    修为的快速提升,离不开丹药以及天材地宝进补,赚到大量灵石,是第一要务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为了‘正初道君’发展信徒。
    方才那一缕香火愿力,神婴的确得到了一些滋养,这是不可忽视的好处。
    既然对于修为有好处,且无法抛开,那么楚政便准备开始在这方面,花费一部分心力。
    要招揽信徒,并非一件易事,从此前袁大遵的身上,就能看出些许端倪。
    因此,楚政需要编造一连串的神话传记,来帮这位无面道君,立住足够令人信服的支撑点。
    哪怕这些是假的,只要有信徒愿意相信,便足够了。
    这一次出城,楚政走的更远了些。
    踏入灵变境后,可以操纵法器赶路,速度以及搜寻的效率,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    绕着附近转了一大圈后,楚政忽然间看到了一条熟悉的大江,沿着大江一路前行,很快,他便走到了最先的那一处部落。
    相较于此前,村落之中,发生了不少的变化。
    岸边那位‘镇合灵君’的神像已然消失无踪,部落中的家家户户,摆上了一块长生牌位。
    “九霄长明天君……”
    从这一块牌位来看,当日那一场的胜负,不言而喻。
    天君境香火神灵,有上位及下位之分,上位天君,相当于仙劫秘境修士,即便是下位天君,也足比拟通玄。
    单论实力,这位九霄长明天君,要远比镇河灵君强得多的多。
    甚至于,可以说,这二者根本不是一层次的生灵。
    不过,虽然得到了一位更加强大的神灵庇佑,但是这一处部落之中的人,脸上不见分毫喜色。
    楚政隐身在部落中转了一圈,很快便明白了缘由。
    九霄长明天君,固然强大,但他的信徒太多了,根本不可能一一庇佑。
    若是有妖兽异种袭击部落,造成信徒死伤,九幽长明天君,必然会管,甚至会一劳永逸,将其彻底根除。
    但平日里的风霜雨雪,潮涨潮跌,甚至于是否风调雨顺,九霄长明天君,并不会过多理会,这是天数,不会伤及人命。
    只有一些小神,为了聚拢信徒之心,方才会在这一面下功夫。
    而这些,实际上正是这些部落百姓所需要的东西,这是存续之本。
    楚政没有惊扰这个部落,悄悄离去,向着远处奔去,继续开始搜寻。
    天蒙蒙亮之际,楚政回到了城池之内。
    这一夜,他收获颇丰,得了不少法器残片,修补之后,他将其全部交给了袁大遵。
    他年岁太小,自己出面,难免让人看轻,还易惹出祸事。
    由袁大遵寻机出手,届时再换成灵石以及灵丹,再合适不过。
    楚政特意叮嘱袁大遵,出手之时,一定要万分谨慎小心,遮掩形貌。
    这些法器兵刃,都是自战场中摸出的残缺品,修复好后,不排除被原主撞上的可能性。
    在修为不足以前,还是安稳些好。
    除了这些琐事,楚政正式开始为‘正初道君’编写神话志传,这便需要花上一些心思了。
    即便不谈开创宇宙,划分阴阳那般夸张,楚政也要将‘正初道君’所具备的力量,尽可能的往上提高,否则在这神灵遍地的情况下,缺乏竞争力。
    楚政一番沉吟后,将正初道君的起源,定在了太古时代。
    太古蛮荒,很多事都已失传,留给楚政发挥的余地很大,反正也不会有人真的去核实。
    【道君秉持天地造化而生,生而握阴阳之消长,无师自通,食阴阳之气,天地之精,入修行之道……】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转眼之间,三年时间已逝。
    三年静修,楚政修为稳步踏入了玉骨境后期。
    这個速度,已是楚政有意压制,稳步前行,但相较于寻常修士而言,依旧是快的惊人。
    关于正初道君的传记,一经发出后,在四周反应平平。
    但是,在一部分信徒前来尝试参拜后,楚政没有丝毫吝啬,洒出了大把的灵石,终究还是聚拢到了一批信徒。
    虽然没有独奉一神的狂热信徒,但那一具金身,依旧成功养成了神胎,有了一缕真灵。